服务热线

0591-83888211

公司新闻
联系我们

福州贰壹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91-83888211

邮编:350004

邮箱:3229339650@qq.com

地址:福州市台江区茶亭国际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邯郸路某高校:凶手到底哪里值得同情?

邯郸路某高校:凶手到底哪里值得同情?

时间:[2021-06-12]

作者:卫央
文章来源:复旦数院2018科硕班

6月7日,上海市邯郸路某高校发生了一起恶性持刀入室杀人事件。我作为该高校当事人所在学院的在读研究生,看见网络上的某些言论实在如同嚼了苍蝇,事发仅一天,我就亲眼见证了网络阵地所谓舆论的发酵过程,从理中客们透过事件看制度,到一堆斯德哥尔摩人反为凶手叫屈,后有豆瓣小资、微博斗士、知乎大V先后发声,把我院描绘成一个学阀遍地、肆意压榨劳动力的暴力机关,把我院党政干部描绘成一个个手持镰刀的死神。
实际上,你们何苦给这件事赋予如此深厚的内幕?事情的性质非常简单,就是一个人性与良知尽失的暴徒,用早已预备好的凶器,实行了入室谋杀,手法极其残忍,影响极其恶劣
就事论事,既然在谈论这起案件的影响,为何顾左右而言他,反去讲什么非升即走制度?你若想说非升即走制度,其他地方岂不是畅所欲言?死者为大,案件过去几个小时,一切都没尘埃落定,就能在这起案件的各种小道消息下面用丑恶的文字脑补出一副因为非升即走杀人的老实人的图景,是为了显示思维的高贵还是精神的理性客观?你们有这等想象力,看来在学术科研道路上走得一定很远。
 
先讲讲我眼中的事件始末:
姜某是邯郸路某高校青年研究员,觉得自己聘期结束后满足不了留任要求,便被迫害妄想发作,认为是有人暗中作祟陷害自己,遂购买凶器准备行凶。同时,这份扭曲的精神投射在了学院王书记身上,便携刀入室,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将其杀害。
姜某作为一个青年学者,想必平日不会学些杀人方法,能以一文弱书生不能缚鸡之手,用老百姓平日生活见不到之长刀,行杀人之事,岂能简单用被逼到绝路激情杀人解释?这就是一场针对王书记的谋杀

为什么不可能是王书记个人将姜某逼上绝路?我想我作为学院的一分子,在邯郸路某高校生活了五年的老人,比众多键盘侠更有发言权。

讲讲姜某这个人。
知乎大V们摆出姜某众多文章,从质量和数量上多角度分析,意图含沙射影,指摘我校压榨劳动力,欲为姜某脱罪。但tenure track制度究竟考核的是什么?是过去发的文章吗?当然不是!tenure track制度看的是你在tenure track期间的学术成果,而姜某在这六年里的论文比得上你们挖出来的他博士期间的论文吗?配得上邯郸路某高校吗?这样的学术成果,没有达到tenure要求不再续聘,为什么一定要解释为我院压榨劳动力?再说课堂教学,姜某在学校有课可上时,认为学生想要迫害自己,打骂伤害学生,产生教学事故而被迫停课,这难道也是受到学院欺压?如果真是人才,为什么我院不再续聘?谁是人才,我院学生看不出来,我院老师看不出来,反而是众多网民更加清楚?
我觉得非常可笑的是,一帮自以为是的网民讲压榨劳动力,其实根本不了解数学这个学科。数学至今仍是学术导向型的学科,师承关系非常传统,导师与学生比起老板和员工,更像师傅和徒弟,根本不是那种项目导向型学科能类比的,学生或者青年教师根本算不上劳动力,何谈压榨?
我院从院系调整开始,人才辈出,姜某行凶一次就成了学术水平压过众人的大牛,就成了被欺压的对象呢?岂容你们随意揣测,随意指摘这些大家们或因嫉妒、或因利用而恶意解聘呢?
 
再聊聊我院的党委老师们。
与网络阵地上刻板印象中的高校行政工作系统不同,我们学院的行政岗位上的老师人都非常不错,对学生力所能及帮助,无微不至关心,有任何困难学院都给尽量解决,没有各位看客们想象中的勾心斗角,难道是值得失望的事吗?人心如饮水,冷暖自知,我院学生对这些善举当然看在眼里,事发之后,与网络阵地清一色谴责体制,甚至谴责死者不同,我院学生对姜某和王书记平日行为看在眼里,竟然出奇一致的认为:这与非升即走制度无关!此事全系姜某个人的人性沦陷和良心丧失!对于凶手的恶行,我院学生一致强烈唾弃,对于网络的苟且舆论,我院学生一致强烈谴责,对于被害人的逝去,我院学生一致惋惜哀悼。朋友圈各位都在怀念王书记,叙说他平日如何和蔼可亲,有些学生怀着悲愤的心情提议共同悼念王书记,难道我院学生不如各位看客理性,不如各位看客聪明吗?
事实上,据我所知,学院领导一直关心姜某的实际情况,谁曾想热心帮助姜某的王书记转眼就遭到其毒手?
为什么我说这事不可能是王书记卡姜某学术道路,故意不让姜某过tenure track呢?退一万步讲,就算姜某学术能力达到了,是走是留也不是党委书记一个人决定的,是有专门委员会或者工作小组集体决定的。这是姜某蓄意谋害王书记的理由吗?姜某做出这样的决定,只能说明他的心理已经严重扭曲,扭曲到认不清自己学术水平无法留任的同时,也认不清做出聘任决定的对象。这只是他个人情绪的随意投射,加上杀人手法的恶劣性,这怎么能被解释为被非升即走逼到绝路的行为?这就是一起性质恶劣的故意杀人案
这件事引发的舆论让我反思:以前我对某些事情的认知,是否也掺杂了这样的无知?诚然,你们讨论的更多的是tenure track,但何苦非要以这件事为背景,何苦更要把讨论的结果投射到这件事上呢?死者尸骨未寒,凶手尚未被惩罚,难道你们眼里理性的验证是大于人性的光辉的吗?
更有甚者,翻出旧帐,用我校某些师生过往的不当行为证明这次事件凶手行凶的合理,不就事论事,上升到整个学院、学校的整体品格,其心可诛!
事发后,我院很多学生在很多社交网络上一一解释这件事和非升即走制度的关系,一一劝说网络键盘侠多些人性,但或者言论被删,或者发言沉入汪洋大海再也看不见,舆论就会这么一直发酵下去吧。

案发当时,我与现场两层之隔,在下楼时候我还遇到了王书记,谁能想到这就是最后一面。今日又去楼上看了看,空气中仍然弥漫着沉痛哀伤的气息,提醒我们每个人这桩惨案。

只希望凶手能尽快绳之以法,还我院师生一个公道。